TikTok,极盛之下突现危机,卖身还是自救成两难

今年前几个月,是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发展最为迅猛的时候,疫情对娱乐的需求,让TikTok的下载量在Q1近乎翻番,全球下载量更突破20亿次大关,而2020年5月,其全球下载量更超1.19亿次,当月营收超957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.8亿),为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和营收的双冠军(www.ilbb.cn)。

而这几个月,则成为TikTok最为黑暗的日子,在6月底,TikTok被印度封禁,造成6亿用户的流失和60亿美元的直接/间接损失后,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,其政府正在"非常密切地"监视TikTok;英国前保守党领袖表示,TikTok跟华为一样危险。在美国,众议院已经通过法案,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。之后还有可能全面禁用TikTok。

可以说,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在最为火爆的时刻,却遭受最为严厉的打击,最大的市场—印度从现有情况看,已经彻底沦陷,而且恢复无望。而美国的禁用法案,更可能形成示范效应,在整个西方世界,形成一场禁用TikTok的风潮。

说起来,这的确有TikTok的"行业招黑"的因素,毕竟,作为短视频应用,是比较容易引起各种争吵和对立。我们在国内就经常可以看到抖音和头条上的各类争吵甚至骂架。这样的争论在平常,还可以说无伤大雅,可一旦在民族情绪或是立场之争的加持下,那社交软件将会是情绪的宣泄器和对立的倍增器。

例如在美国黑人示威期间,推特和脸书上就充满着争吵和对立,以至于美国各大企业都纷纷停止在脸书和推特上投放广告,以避免在对立情绪中站队。

这样的对立,如果是国内的应用引起的,那顶多是网民的发泄方式不当,可如果是一个外国应用,尤其是中国应用引起的。那在不少国家的眼中,就属于"总有刁民想害朕"了。不少人认为此次TikTok引发特朗普大怒的导火索就是6月时,有美国网民使用TikTok,号召反特朗普人士大量领取特朗普竞选集会门票后销毁,从而导致特拉普竞选集会大量留空,支持人员寥寥无几。

其实,TikTok与华为犯了同一种罪,那就是它属于中国。而作为中国少有的,可以在全世界传播的现象级应用,一些国家甚至已经有了"TikTok威胁论"的说法。在这种情况下,此次TikTok的危机还处于初期爆发阶段,而在未来,不排除英美等国家全面禁用TikTok的可能,届时,TikTok的处境还可能进一步恶化。

不过,在TikTok处境恶化时,有消息称,红杉等外资拟收购TikTok正在与张一鸣接洽,若收购完成,字节跳动仅将保留Tiktok少部分股权,且无投票权。据称,收购的估值在20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。对此,字节跳动回应:对市场传言,不予置评。这事件就很有意思了,以如此高的估价收购TikTok,即说明了TikTok的价值,也说明只要易手,资本可以轻松解除TikTok身上的一堆禁令。这似乎是在说明,TikTok是邪恶的,但只要它不属于中国,就是个好应用。

当然,失去TikTok,张一鸣的字节跳动在国际化道路上,就失去最尖锐的矛。因此,我们看到,字节跳动正在做出一系列动作,以保住TikTok。包括建立两亿美元的基金,以吸引视频原创者,加强自查,包块在美英建立总部,甚至考虑分拆TikTok。但中兴,华为的前车未远,一旦成为美国的目标,美国将会无所不用其极,想尽各种办法进行打击,甚至放弃美国市场,各种打击依旧不会停止。在这种情况下,TikTok还能坚持吗?

卖身还是自救,这真是个大问题。

主营产品:轻型钎具,潜孔钻具